“营转非”落地一周:教培机构课时费降至20元,从业者薪资减半
本文来源:时代财经 作者:徐晓倩图源:视觉中国广告全面消失,线下门店大规模关闭、从业者大撤退……K9教育迎来史上最冷清的假期。2021年9月,教育部会同民政部、国家市场监管总局印发通知提出,2021年底前完成面向义务教育阶段学生的学科类校外培训机构统一登记为非营利性机构(以下简称“营转非”)的行政审批及法人登记工作。时代财经在采访中发现,“营转非”落地后,各地的学科培训费用大幅跳水。大批从业者没有熬过这道坎,留下来的学科老师不得不面临工资缩水或者转岗素养教育的挑战。而家长在哄抢低价课的同时,也在为教师流失后的教学质量忧心。从上百元到20元,学科培训定价低到“尘埃”里“定价可以做公益了,自从给小孩报班以来,五年内没有见到过这么低的价格。”成功抢到乐读优课数学培训班的家长李萍向时代财经感叹道。在“营转非”大限来临前夕,乐读优课APP上线了小学一年级到初三年级的课程。该课程一经上线,就遭遇家长全面哄抢,上线仅仅两天后即被下架。乐读优课表示,因开启系统测试后,考虑不周全导致一部分信息呈现不合理合规,因而下架整改。乐读优课声明 图源:官方公众号乐读优课称自己是一家“持证上岗”的中小学学科辅导机构,拥有教育主管部门颁发的非营利性义务教育阶段学科培训办学许可证,并将于2022年1月起为中小学生提供包括语数英等科目在内的在线直播课程与服务。据公开资料显示,“乐读优课”的公司主体是上海长宁区世纪学小思线上教育培训学校,而“学小思”商标属于“北京学而思教育科技有限公司”。也就是说,乐读优课是学而思网课的新变种。定价最能体现当前学科教育的非营利属性。乐读优课APP此前信息显示,乐读优课的35人在线小班,单次课价格为120元;100人在线大班,单次课价格为84元。与之前的学而思网校课程相比,时间从120分钟减少至110分钟,价格从240元降至120元,相当于五折的优惠力度。只是,还没等到课程正式开课,乐读的课时价格就经历了二次调整。1月5日,乐读优课在其APP内发布公告,宣布调整课程价格。公告显示,在线小班和大班的收费标准统一调整为22元/课时,已缴费学员需重新签订合同,后续系统将自动退回差价到付款账户。乐读优客价格调整主要受上海学科指导定价的影响。就在乐读优课下架的当天,上海公布了义务教育阶段校外培训收费标准,其中线上班收费20元/课时。目前各省市公布的指导价中,线下学科类校外培训最高为每生每课时80元,最低不到10元,大部分集中在20至50元之间;规定收费上浮不得超过10%,下浮不限。相比之下,各地制定的网课指导价差异则相对较小,每生每课时大多在15至20元。从业者薪资减半,随时面临下岗危机“营转非”带来的变化不止影响课时费,也影响了一代教培人的薪资收入和就业选择。“心态崩了,不建议毕业生进入教培行业。”前学而思培优语文老师田雨拒绝了调去公司素养教育部门的机会,这不是一个强制的方案,所以在离职时部门总监也没有任何挽留。在她看来,与其再次面对教培行业诸多不确定因素,不如重新选择职业方向。她所在校区的90%以上的老师都自动放弃了转岗。12月22日,好未来举办告别会10天后,李辉也告别了长达5年的职业生涯。离职前夕,李辉有过挣扎和纠结,公司给出了两种方案:一是转岗从事素养教育业务,二是投身好未来设立的非营利教育乐读优课。“现在整个学科教育行业老师的待遇都在下探,转型后的工资也只有过去的一半,如果后续公司资金链断了,工资更是得不到保障。”李辉向时代财经说道,他不愿在教培行业沉浮,最终教书育人的梦想让位于现实。就像李辉顾虑的那样,留下来的从业者不得不面临收入骤减的阵痛,尤其是教育行业经历了2020年的资本热潮,大多数一线从业者的收入也跟着水涨船高。在猎聘推出的《2020在线教育中高端人才就业报告》显示,2020年1-8月,在线教育行业的教师平均年薪约为13.06万元、教育培训行业中高端人才的平均年薪为17.50万元。时代财经在招聘网站上发现,以上海为例,好未来所有学科岗位只招收兼职教师,课时费为80-120元,全职教师招聘需求进一步收缩。学而思只招兼职教师 图源:招聘应用不过,大多受访者向时代财经表示,离开教育行业的风险也很大,就业选择少,还有可能在求职中遭遇歧视,更多的人还是在老本行打转,田雨所在的部门有一半同行离职后面临的是长达半年的失业状态。与好未来低调进军K9学科教育不同,新东方彻底砍掉了小学初中的教育课程,只留下了高中学科教育。河南洛阳新东方高中老师陈漫是教培人员裁员潮的幸运儿,她的收入暂时没有受到公司业务调整的影响。不过,陈漫向时代财经坦言:“随时都可能要面对下岗的可能性,高中部的团队也在半年内走了一大半。”教培巨头还能坚持多久?在逐渐边缘化的K9赛道,课时费的下降和教师队伍的大撤退直接击中了教培巨头的营收命脉。据好未来截至2021年2月28日的2021财年第四季度和全年未经审计财务报告,公司总营收为44.96亿美元。而好未来旗下核心业务学而思培优、学而思网校、学而思·爱智康,分别占比53%、32%、6%。虽然新东方在成人教育领域广泛布局,但是就近两个财年数据显示,K9学科培训服务占据了其50%-60%的营收。“大机构的学科培训还能坚持多久?”李萍感叹道,她最大的顾虑在于课时费的下降会带走大批优质教师资源,乐读的教学质量将不能和早期学而思网校相提并论。成功报名一周后,李萍收到了乐读寄来的教材资料,“最直观的变化是教材变薄了,题目难度降低了。”不过,李萍打算再观望一阵子,等第一堂课正式上线再决定是否要给孩子重新调整课表。不少家长向时代财经表示,他们目前最关心的是大型正规机构能否持续经营,优质教师资源是否会断档。21世纪教育研究院院长熊丙奇对时代财经,要解决培训机构能否正常经营这一问题,一方面要按培训机构的经营成本、市场需求情况,确定合理的政府定价;另一方面在目前的政府指导定价基础上,给予机构适当的财政补贴、税收减免支持。“对于教育巨头来说,非营利学科类课程的设置未必是无用功,可以为素养教育以及高中、考研教育输送后备军,也能给平台持续引流。”教育行业内部人士王欢向时代财经说道。(文中李萍、田雨、李辉、陈漫、王欢均为化名)